更多∷
更多∷
 
西方现代性的界限与中国道路的世界历史意义
改革网   www.reform.net.cn       2020年9月22日

胡国庆  陈立新


   摘 要:现代性是历史地生成的,因而现代性不等于西方化。破除对西方现代性的迷思,需要梳理西方现代性的由来,如此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还原西方现代性的早期面目。马克思通过对犹太人问题的反思和对资本原则的批判,揭示了西方现代性的内在局限,破除了人们对西方现代性的迷信。而马克思晚年对东方社会发展的思考,为理解中国道路展示新型现代性定向提供了理论视角;中国道路的历史实践体现了人民性原则和和平发展的实践智慧,表明马克思晚年思想的合理性与现实性和新型现代性的必然性,并为世界提供了一条可以借鉴的新型现代性方案。


胡国庆.pdf

 
上一条:红色家书与新时代政德建设
下一条:马克思主义视阈下我国生态文明评价体系研究
 【推荐给好友】 【打印】 【  】 【关闭
版权所有:改革杂志社 社址:重庆市江北区桥北村274号 邮编:400020
电话:+86-023-67992196
渝ICP备14000456号-3 

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3479号

  技术支持:重庆鼎网科技
访问量:2682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