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∷
更多∷
 
基于SVAR模型的中国农民不同类型收入与“四化”关系
改革网   www.reform.net.cn       2020年5月11日

孙大岩  华志强  陈文茹


  摘 要: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:“推动新型工业化、信息化、城镇化、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”,“从2020年到2035年使得人民生活更为宽裕,中等收入群体比例明显提高,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显著缩小”。通过运用1978—2018的年度数据,构建SVAR模型,使用协整检验、格兰杰因果检验、脉冲响应函数和方差分析等方析估计农民经营性收入、工资性收入、转移性收入、财产性收入和“四化”间的关系。结论表明农民前三类收入和“四化”间存在长期的协整关系,城镇化、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是农民经营性收入的格兰杰原因,“四化”均是农民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的格兰杰原因,城镇化和信息化是农民转移性收入的格兰杰原因。在此基础上,本文提出了一些对策建议。


孙大岩.pdf

 
上一条:引导与主导: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政府逻辑及其影响
下一条:健全和完善党内监督体系的系统性、协调性和有效性
 【推荐给好友】 【打印】 【  】 【关闭
版权所有:改革杂志社 社址:重庆市江北区桥北村274号 邮编:400020
电话:+86-023-67992196
渝ICP备14000456号-3 技术支持:重庆鼎网科技
访问量:209801